您好!欢迎您访问兴彝律师事务所官网 ! 在线留言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

“诚信、专业、高效、创新”的办所理念,
最大限度的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

咨询热线 :
0878-3398599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?经典案例 >>?经济案件 >>?【兴彝说法】民间借贷双方约定向第三人支付款项应否视为完成款项交付义务?

字号:? ?

【兴彝说法】民间借贷双方约定向第三人支付款项应否视为完成款项交付义务?

日期:2018年12月20日 11:15

开元棋牌现金_开元棋牌破解_开元棋牌破解软件 王建坤

案情概述:

杜某与赵某都是云南姚安人,因生意上有来往而相互成了朋友。南华人杨某2013年起以高利息为诱饵,利用自己的投资公司搞非法集资,2014年11月被刑事拘留,2016年初被以集资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。赵某因参与集资而于2013年认识杨某。

2014年9月初,赵某得知杜某收回1笔货款后,与杨某商谈同意借款20万元,杨某承诺按月利率4﹪支付利息。2014年9月15日,赵某向杜某提出借款20万元,承诺按月利率2﹪支付利息,并说该款使用人是杨某。因赵某、杜某均可每月赚2分的利息,双方一拍即合。2014年9月16日7点多钟,赵某到杜某家写好借款20万元的“借条”交给杜某后,让杜某与他乘车来到了南华杨某家。在杨某家,赵某要求杨某写了一张向他自己借款20万元的“借条”。赵某收到杨某写的“借条”后,让杜某把款项20万元直接付给杨某。当天中午,杜某、杨某一起到了某银行,杜某从自己的银行卡里向杨某提供的卡里转账付款18万元,另付现金2万元。

后杜某多次催促赵某还款,赵某未还款。2015年9月6日,杜某向某县人民法院起诉,请求判令赵某偿还借款20万元。赵某辩称:我虽然写了一张20万元的“借条”给杜某,但是杜某并没有把钱交给我,而是交给杨某,我与杜某之间的借贷关系并不成立,原告要钱只能去找杨某要,请求驳回杜某的诉讼请求。一审法院以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是实践合同,赵某给杜某出具借条后,杜某未向赵某实际支付借条载明的款项,两人间的借款合同未生效为由,判决驳回杜某的诉讼请求。

杜某不服一审判决,委托笔者(二审承办律师王建坤)代理其提起上诉。二审法院以赵某向杜某出具20万元借条的当天,杨某也向赵某出具了20万元的借条,而杜某当天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转款18万元到杨某的账户,双方当事人也认可杜某转款给杨某的18万元即本案诉争的借款,故可认定杜某与赵某之间存在借款关系为由,撤销一审判决,改判为由赵某给付杜某借款18万元。

赵某不服二审判决,申请再审。再审法院于2016年10月19日以二审生效判决认定事实清楚,审判程序合法,判处及适用法律并无不当为由,裁定驳回赵某的再审申请。赵某仍不服,遂向检察院提出抗诉申请,检察院经组织双方听证后,未同意抗诉。

律师代理过程:

二审代理律师经认真分析后认为,2014年9月16日杜某转账给杨某的18万元,是杜某借给赵某并按赵某的要求转账给杨某的,杜某与赵某间的借款合同成立并生效,赵某应当归还杜某借款,于是代理杜某提起了上诉。

二审中,根据律师代杜某写的申请,二审法院调取了杨某集资诈骗案中相关的5份证据材料:1、杨某出具给赵某的落款时间为2014年9月16日的“借条”;2、2014年11月9日赵某向南华县公安局经侦大队报案时交的“自述材料”;3、2014年11月15日南华县公安局经侦大队办案人员对赵某作的“询问笔录”;4、2014年11月10日杜某向南华县公安局经侦大队报案时交的“自述材料”;5、2014年11月10日南华县公安局经侦大队办案人员对杜某作的“询问笔录”。

根据一审、二审证据材料,代理律师提出了如下代理意见:

一、根据二审法院调取的证据,我们可以得出如下结论:2014年9月16日,杨某收到了赵某借给他的20万元借款,而该20万元是杜某支付的。

1、杨某出具给赵某的落款时间为2014年9月16日的“借条”显示:杨某确认2014年9月16日收到了赵某借给他的20万元借款;

2、赵某报案时提交的“自述材料”证实:杨某欠赵某3笔款,金额50万元,其中2013年7月2日借给杨某20万元,2013年11月1日借给杨某10万元,2014年9月16日借给杨某20万元(此款由杜某银行卡转付)。

二、本案存在二个借贷关系,即赵某与杨某之间的借贷关系,赵某与杜某之间的借贷关系,他们相互之间的债务应当由法律关系中的债务人清偿。

2014年9月16日当天,赵某向杜某出具20万元的“借条”,杨某也向赵某出具了20万元的“借条”,杜某当天根据赵某的指令付款给杨某的行为,使2张“借条”同时生效,因此,对该笔款项,赵某依法应当归还杜某;杨某收到的款项,应当由赵某向杨某催要。

二审裁判要点:

二审法院认为,本案的争议焦点为杜某与赵某之间的借款关系是否成立。

就这个争议焦点问题,二审法院认为:债务应当清偿。杜某向赵某主张债权,但无其直接支付款项给赵某的证据,借款系支付给了杨某,赵某据此认为其向杜某出具借条后杜某未实际支付借款。因二审调取的证据可证明赵某向杜某出具20万元借条的当天,杨某也向赵某出具了20万元的借条,而杜某当天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转款18万元到杨某的账户,双方当事人也认可杜某转款给杨某的18万元即本案诉争的借款,故可认定杜某与赵某之间存在借款关系。杨某一审的陈述与相关书证的记载并不相符,相关书证及转款记录相对于杨某的陈述更具证明力,赵某关于杜某未向其支付款项的主张不能成立。因杜某仅能提交其支付18万元借款的证据,故实际借款金额应认定为18万。

综上,二审法院认为,一审认定事实不清,适用法律不当,故撤销一审判决,改判为由赵某给付杜某借款人民币18万元。一审受理费2150元、二审上诉费4300元,合计6450元由赵某承担。

案例评析:

本案的法律关系是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。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》第二百一十条规定“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,自贷款人提供借款时生效。”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是实践合同,即借贷双方对借款事宜达成合意以后,借款合同成立但未生效,实际交付款项时,借款合同才生效。

在本案中,杜某主张20万元借款是借给赵某的,但其提供的证据是转账给第三人杨某的18万元的银行转账凭证,一般情况下若无其他证据证明,将无法认定杜某向赵某支付了借款。但是,根据本案证据材料特别是杜某持有的赵某出具的“借条”和赵某持有的杨某出具的“借条”以及公安机关对双方的“询问笔录”和各自的“自述材料”,杜某虽然没有直接将借款支付给赵某,但是杜某持有的“借条”和赵某持有的“借条”,落款时间均为2014年9月16日,金额均为20万元,庭审中赵某认可其报案材料中2014年9月16日的借款与本案诉争的借款系同一笔借款,结合杜某2014年9月16日转款给杨某18万元的事实,并依据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<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>的解释》第一百零五条“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法定程序,全面、客观地审核证据,依照法律规定,运用逻辑推理和日常生活经验法则,对证据有无证明力和证明力大小进行判断,并公开判断的理由和结果。”和第一百零八条“对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提供的证据,人民法院经审查并结合相关事实,确信待证事实的存在具有高度可能性的,应当认定该事实存在。”之规定,可以认定,杜某履行了向赵某支付借款的合同义务,两人之间的借款合同生效。

结语和警示:

本案的争议焦点——出借人杜某是否向借款人赵某支付了借款,两人的借款合同是否生效,这在自然人之间的民间借贷纠纷中非常普遍。

基于自然人间的借款合同是实践合同,要求必须实际支付了借款,合同才生效。司法实践中出借人要想使自己的主张获得法院的支持,必须提供确凿的付款依据,其中最好是出借人通过银行转账给借款人的凭证或付款明细。如果提供不了直接付款依据,也无其他证据印证,很有可能就要承担败诉的后果。另外,实践中借款到期后借款人还不了款时,常见到出借人让借款人重新写借条并撕毁原借条,这种做法是非常错误的;出借人一旦起诉时,很有可能因为借条日期与借款日期不一致导致败诉。别看自然人间的借贷是很小很普通的事情,但是其中隐含着很多不为普通人所知的风险,稍有不慎就会使自己的财产遭受损失。

因此,遇到借贷时,出借人应当将款项直接交付给借款人(最好通过银行转账支付),并要求借款人出具写有借款金额、期限、利率等的借条,并保管好借条、付款凭证等;当然,规范的做法还要签订借款协议。借贷发生后如果出现纷争,要尽早向专业律师寻求帮助。就本案而言,杜某与赵某都是杨某集资诈骗的受害人,曾经的朋友因杨某的集资诈骗而断了朋友情。因此,要以杜某与赵某的纠纷为教训,珍惜自己的血汗钱,远离非法集资!

所属类别: 经济案件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